2015.10 二马

又一次参加马拉松,一年前写过同一时间参加了一次半马,五月跑了一次全马,这这是第二次马拉松,当然这次Scotiabank Waterfront荣升为世界金牌比赛了。当然跟有一大堆小伙伴一起出征。

八点到广场,已经是人潮如涌了。经过一年的学习交流,主要是向资深runner学习,装备已经大有不同,上次跑步连啥叫压缩袜都不懂。首先寄存衣服,然后拍照。拍照是主要任务,跑步快慢是次要的。四五十个华人一起忽悠上阵,其中大把牛人,包括著名的云南牛人马亮武,百马超女陈静。建议去百度一下。

唱完国歌,第一波出发,五分后又一波,然后轮到我了。回头找找多跑群的四五号人,就Ivy在我附近。二人一起跑了一公里,她说太快了,便独自往前跑了。跑了没有三分钟,又被跑群的ck追上,问问了他半马的目标,sub2,应该跟我的跑速接近,于是开始一起跑。不料才跑了五六百米,居然嫌我太慢,被甩。郁闷。后来查成绩,半马成绩确实比我快35秒。其实那时我看了看手表,已经512的速度啦。也不知道他准备如何跑。随着大队人马继续前行。

五六公里处,被上次全马中认识的上海铁人敏姐追上,问了问目标四小时,目标一致。一同前行。不料没有三四百米,又被嫌慢。赛后查成绩355,确实比我快六分钟。上次甩别人,这次被别人甩。其实四十二公里的旅途中,每个人的计划都不同,即便成绩很接近,途中你追我赶,各有乐趣不同。

三拐二拐,来到湖滨,八公里处,看到先头部队已经折返,人家已经十五六公里下来了,云南牛人就在其中,看了看,先头部队里就他一个华人。后面二个折返点还想看,都没看到,只能我还有很多提高的空间。

应该是在第一个折返点附近碰到第一波啦啦队拍照,二万多人,全凭队服认人啊,天又这么冷,啦啦队也不容易。在CNE附近教主埋伏在那里,端着长枪,来一个点射一个。奇怪教主为啥不跑呢?

一路向西,按照跑友的话:就像水龙头的水一样,哗啦啦的流不停。十多公里的人流,二万多人啊。

过了十九公里,半马全马分道扬镳,人流立刻减少了。感觉回到了平时训练的节奏。转眼到了21.1公里处,155。还不错。后来查了查速度,前面半程都是528的跑速,比半年前要好很多。四小时应该有希望。

吃胶吃盐喝水。一路北上。345的赵指导迎面而来,条子哥在兔子的右后埋伏着,一路前行,后二个折返点都是如此。过了二三分钟张主任迎面而来,上半年快我二分钟,此次居然快我十分钟啊。有个能跑步的老婆,压力大啊。主任老婆的半马成绩156。真的不简单。再后面麦大黄药师和李超人背靠背的跑来。他们上周才参加完芝加哥马拉松,这周多伦多马拉松,下周还有尼加拉瀑布马拉松。被秒杀。

过了三十公里处,再看看手表,247,还不错。再仔细看看。靠,GPS居然停了。不会吧。边跑边重启,失败,再重启再失败。放弃。

35公里处,巨大的计时器,328。扣除晚出发11分钟。317,还有7公里,以600的速度能sub4。只是能不能坚持600那就不好说啦。手表坏了。只能凭感觉跑了。

36公里处被400的兔子追上,跟了一公里,37公里处被甩下。迎面看到rogers,大吼一声,应该比他自己机会的要快。二分钟后,Joise姐迎面而来。三分钟后,超女陈静迎面过来拍照。又几分钟,居然碰到Andrew郭,奇怪啊,居然这么后面,原来赛前受伤了。38公里处,被Andy拍肩膀,被甩下。最后快我6分钟。

40公里处,终于又进城。看到黄药师在前面走,到底是芝加哥跑累了还是别的原因看累了,我也不知道。41公里处又超越一个群友。看了看手表353。还有1.2公里啊。Sub4应该没啥希望了。600米,400米,358,200米359,手表过了400,终于看到拱门了。40109。

回头查成绩前半程528,21.1—30,545, 30—35,601,35—40,609,40—42.2 600. 最后十二公里凭感觉跑,还能将就。最后一个胶是27公里处吃的。35公里处忘了补给。应该补充盐和胶。

成绩跟训练计划基本相符。按照400的训练,成绩401。实际路线比422要长出300-500米。除了long run按照书训练的,节奏跑变速跑都没跑,都是靠哑铃深蹲和10公里跑替代的。其实在赛前一个月看书,发现深蹲次数应该在30-40个之间,想提高,已经太晚了。

2015.10 首马

每个人开始跑马拉松的动机不一样,跑的目的也不一样。

记得日本的村上春树说过:跑步让我对自己的写作才能保持信心。通过跑步,我得以明了可以在多大限度内向自己索取,什么时候需要休息,什么时候休息过了头。我知道自己努力的极限在哪里。

记得有段小文章这么写的:一个资深长跑者,那天带着自己二十多岁的女儿,跑马。途中女儿跑蹦了,不想再跑了。老者说:其实今天来跑,我也不在乎这块奖牌,也不在乎这些报名费,只是想让你知道再困难的时候,总有一个人会陪着你走到终点线。

七点半要开跑,都说要提前二小时完成早餐,于是五点就起来了。六点多的TTC,到出发点已经快七点了。迎面碰到Daniel,因为是相同的队服。拍照留念。看了他的小结,原来这是他第五次跑了,每次都提高15-20分钟。都315居然还没BQ,年轻就是资本啊。又碰到周靖,红装硕果。英姿煞爽。现在想想当初应该跟着他跑就对了。

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啥原因,七点二十八了,有想去尿尿。我也知道还有二分钟要出发了。想想去年十月的比赛都分好几波出发的,我也不着急。尿完出来,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了。原来是全马一波流啊。反正再如何准备,都有状况的。

比大会要求时间晚了三分钟冲出起点线,我看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整理记时地毯了。还好,离稀稀拉拉的堕后部队也才二三百米而已,到了七八百米就赶上了,原来是445的队伍。

因为有一组人马是玩马拉松接力的,因此每到接力站的时候总要妆模作样,跑姿优雅轻松一些。前面几站还不错,最后一二站就差了些。

二公里处,追上一个一同在操场上练习的跑友。互致问候,讨论目标,他说自己慢慢跑,我就照着我的速度前行。不料到三公里处,我慢步停下来喝水,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原来他一直跟着我跑。哈哈哈。后来官方照片也显示,前面十几公里他一直在我后面二三米的地方。我也不知道他跟了多久。二十公里处,上了次洗手间,再出来的时候,前面没有他,后面也没有他。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再三十七八公里处,他再三十三四左右吧。后来问他,才知道赛前一共跑了一个三十公里。查了查数据,半马也是二小时多一点点。

因为有队服,一路上还碰到二个队友摄影师,一个在八公里处,一个感觉在十多公里处。记不得了。

从五公里到二十七公里应该没啥任何状况,一路上风景也不错,有人吆喝,不过传说中的电臀数量有限,全马一共才一千六百多人,还有很多事腰围四尺的圆台面,桌面上放着二个水壶,不知道是白酒还是防晒霜。

大会说十五公里处有免费的能量胶,结果没有。靠。我带了三四个,预计路上再拿二个,这样每四十五分钟一个。七公里处吃了一个,十五公里处免费的落空,我得重新安排一下啊。晕倒中。

转眼前面的美眉热得把背心脱了,一身风凉的短打,她在我忽前忽后的跑了大概有二十公里。皮肤有点黑,牙买加的?查了查她的成绩,也只慢了我二三分钟而已。

好像有段路是跟十月马拉松是重复的,只是路上吆喝人不多,上次还有三个穿着凉快的美女载歌载舞,这次一个都没有。这也是一个跑的慢的原因!

过了半马全马的分叉口,就来到湖边,右手边是震耳欲聋的终点站,世界就是这样的:成着为王。在我不远出就是一个白衣服的老头,居然还跟行人打招呼,也不知道是参赛选手还是晨跑爱好者,反正湖边有很多晨跑的,一直跑到三十七八公里处,还看见这老头,应该是一起跑步的。后来的官方照片里也有他,在我不远处。上网一查,原来是七十到八十年龄组的,名列小组第二。

一到湖边,一阵凉风吹来,立马一个恶心反胃,感觉有点问题,慢走几步。反正平日也这样,刚开始跑的几步都这样,身体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从城里跑到湖边也需要一个过程,只是肚子有些胀鼓鼓的。应该是早饭没有彻底消化完。

三十一公里处,碰到一个穿上海字样的女生,搭讪几句,原来是上海来的,2011年开始全马,第五个全马,第一次多伦多全马,目标430. 跑几十米,她说要走走。也不知道后来她完成目标没有。

继续前行,三十三四公里处,看见Daniel已经从折返处往回跑了,估计他能达到他的目标。

继续前行,总觉得肚子有些胀气,口渴不欲饮,到了水站还是喝二三杯,应该是中暑的症状。去年跑半马零度左右,太冷,这次跑全马,二十度,真有点热啊。尽管口袋了还有能量胶,想想还是算了,因为想到甜的东西就恶心。跑完想了一下,二十五公里根本就没吃能量胶,除了水和运动饮料,居然也撑过来了。回家查查了资料,人家早就说了,三十五公里处容易挂,要及时补充盐巴。

书上的东西比较是别人,人家的体会,只有等到自己经历了,体会了,才知道。诸如早餐要提前二个半小时,早餐要简洁,多喝水,及时补充能量,补充盐份等等。认识到不足,才会有提高,才能改进。跑步本来就是一种乐趣,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痛苦呢?五十岁了才开始跑步,当初开始跑步是因为看到波士顿大爆炸终点站那个老头,居然七十左右了,还能马拉松跑四小时多一点。于是也开始跑几下吧。

又懂点医术,知道跑步能提高自己的阳气,尤其在多伦多空气环境这么好的地方。每天接触这么多病人,不提高自己的阳气,早就挂了。冬天在有阳光的室内跑,也能提高自己的能量。出汗能排泄掉很多浊气。开鬼门洁净腑。邪入肌肤汗出之。说跑步能减肥,本人谨慎怀疑。四个月跑了六百多公里,体重155磅,纹丝不动。当然人家都说我瘦了,黑了。跑步减肥和跑步减重是二个概念啊。跑完步,人家都怀疑我是否做屋顶装修的,我也只能说:是啊是啊,每天有免费的新鲜空气啊。夏天很忙啊。

跑过三十五公里的折返点,也不知道这组织者是如何设计的。小桥流水,白缇断桥,三潭映月。断桥上,行人如织,为啥没有买热狗的呢?为啥没有买茶叶蛋的呢?只见白娘子和小青扭着电臀一闪而过,我追不上啊。唉!

三十六公里处,终于追上一个跑友,穿着同样的队服,寒暄几句,继续向前,没跑几十米,就被他反超了,原来他脚比我长啊。我就跟着他后面十米左右,他也跑不动了,我也不行了。路边的吆喝声也少了,想想人家也吆喝了三四个小时了,也累了。都是这句“almost there”。是啊,终点快到了,我也快倒了。现在想想应该在水站停下来休息一分钟,估计结果会更好些。那个队友就是在水站停了一分钟,结果最后四公里比我快四分钟。

总结体会:

完成并没有任何后遗症。实现

按计划没有痛苦的完成。没实现

原因:

起床太晚,早饭吃太多。至少提前二个半小时完成早饭。

每次32公里的训练的最后二三公里,要重视。

贪图免费的gel,不熟悉的不碰。

35公里后,速度下降。原因有二,天热盐份流失太快,不敢吃gel。

组织方没有足够的兔子,全程才见到二个445 和345的。

措施:

加强强度训练

高质量完成32K最后二三公里的训练

自备gel和盐巴

有不足,才会有提高,跑步就是乐趣,BQ我也没想过,能坚持到六十,还能sub 4,也能BQ。

2014.10 第一个半马

早晨五点四十五的闹钟就起来了。因为通知说行李收发站八点就关门,必须赶走在八点前抵达出发地点。又查了查巴士时刻表,最合理也就是六点四十二分那班。

起来打开电视机,才四五度啊。其实前几天就知道了,比赛前一周就开始关注周日的气温了。唯一运气的是比赛前一天后一天都下雨,就是周日不下雨。算是运气吧。但也没想到温度这么低啊。凌晨应该就零上一二度而已。

到底穿长袖还是短袖呢?还是穿两件,一长一短呢?二个小时的跑步,当然负重越少越好,但这么低的温度抗得住吗?以前在室内跑,半小时就汗流浃背,在十度的户外跑,一小时也没有多少汗。周六去城里逛街,看了看专业的运动服,保温去汗紧身的运动服,上衣200多,裤子200多,扫描了一遍,居然也没有小号的。算了吧。难得跑一次,成本已经够高的了。跑全马的时候再讨论吧。于是,买件Nike的,大红的,避邪吧。中医不是有风邪寒邪湿邪吗?何况多伦多就是风寒湿特多的地方。何况还是在湖滨跑,这阴沉沉的天有风景吗?估计我们才是摄影爱好者的风景吧。这安大略湖不就是专业制造风寒湿的地方吗?

轻装再轻装,二个坐车的token,二把钥匙,一张健康卡(谁知道会发生啥以外啊),一瓶自制的中药(人参,生姜,红枣等,最后二公里还是觉得太冷,温度是太低,下次要加点附子?不知道。有同学说看照片是农夫山泉的瓶子,加拿大有吗?),手机,还要记录一下风采,发发微信,本来就是娱乐,重在参与嘛。

我以为一上车就能碰到同行的长跑爱好者,结果都是上班打工的,周日这么早,生活不容易啊。过了三五站,才上来几个同行的人,因为都类似的行头。越近城同行的人就越多。花钱买罪受,毕竟还是城里人的爱好。到了央街,才发现同行的人还真不少,一群韩国美眉唧唧歪歪的。一问还是在红区的,(不是红灯区),半马成绩在一小时四十分钟之内。有友人说:跟着美女跑,一定快,我也想啊。那时候就体会到,啥叫心有余力不足啊。能跑这么快,身材几乎都好的,背影,尤其是腰以下的。正面就不知道啦。如是我闻,实话实说。

半马报名有一万个,全马有三千人参加。周六无聊上网查了查,光姓张的就有25个人之多。实际现场看到的华人好像没这么多。我从华人区一路进城也没看到几个同行的,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。

沿着央街一路南下,跑步人越来越多,居然一早就有人一路短打上来了。靠,这是才早上七点半,温度才三五度,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哦。老外就是不一样,我们是吃泡饭长大的,他们是用牛肉养大的。

紧赶慢赶,终于在八点左右赶到行李收放处,原来根本就一直开放着,他妈的,通知说八点关门,就是让我们早点到而已。问题是这么冷的天啊。唉。也只能这样啦。把厚外套全部寄放到行李处。一身短打,这时的温度不会超过八度。离比赛还有三四十分钟啊。对,要上个厕所,于是,一排队又是十分钟。

终于进入赛道,红区,黄区,蓝区,紫区,橙区,按照速度各自归位。好像还放了啥歌曲,反正不是国歌。八点四十,第一阵热闹,红区出发了,五分钟后,一阵吆喝,黄区出发了。又五分钟,终于出发了。发现赛道两侧都是衣服,原来在赛道中,很多人都披着厚衣服,等比赛开始就仍一边去了。等跑完再回来拿?尽管不会有人偷盗,但有没有这体能去寻找,这是个问题。估计是不要了。沿途的路边也有不少衣服在路边,估计就这么奉献给马拉松了。跑前这么冷,一跑就这么热,唉,跑步不容易啊。

刚出发时,就看见一个人推着三轮车在跑,前面坐着一个女的,应该脚畸形。要知道这是半马或全马的出发点,至少二十公里哦。反正每个超越他们的人都会说一句:God Bless You。然后一路向前。

看到第一个路标,三公里,才十七分钟。还不错。除去第一分钟的慢跑,一切正常。终于看到各时段的领跑的人了。是二小时的领跑。跟了一公里,实在太慢,向前,找下一个领跑的。五公里,终于有喝水上厕所的地方了。好像是生理盐水还是百事可乐,也搞不清,反正都是凉的。唉,跑了五公里,身体还是没有热起来。还是喝凉的?喝一杯继续吧。才二十七分钟。跟平时训练的速度一样。

一路上无数驻足加油人不少,有举着各种牌子的,还有敲锣打鼓的人,当然还有秀大腿的美女,至少给无聊的跑步增色不少。

从马路的另一边,迎面过来是先头部队,我们才跑了七八公里,人家已经十几公里下来了,应该他们都是冠军选手吧。于是我们这些落后分子就齐齐为这些选手加油,可惜人家连头都没回,人家啥速度啊?跑步开心就好。娱乐嘛。这时我想起群里另外一个炮友,估计他应该也在马路的另一侧,想看看找找,那真是茫茫人海,那传奇的一眼哦。

终于十公里了,才五十三分啊。比平时快三四分钟了。到底是比赛现场感染,还是无数个美女屁股的诱惑呢?我也不知道。居然还有一个点发放能量棒的。这次就不需要了。估计下次跑马拉松可能用的着。都说马拉松37-38公里是极限点,大多数人退出就在这个点。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。

十五公里了,一小时二十三分。还不错。还有六公里,应该能在二小时之内完成,反正我的目标就是二小时。这年纪能跑完就好,能跑进二小时就说明还能跑。从十五公里到十八公里是最无聊的阶段,大家的速度都是恒速的,好像也不觉得累,反正我是累了,美女的屁股也看疲倦了,一个大桥的上坡和下坡,直接打乱了跑步的节奏,也没有补给能力的地方,停下来走了十米,再启动吧。才走了十几步,就觉得肌肉冰冷了。不能停,绝对不能再停。下次再这么冷,一定要买紧身的长裤。

十八公里了。终于看到希望了,一小时三十七。还有三公里,十五六分钟一定能搞定。估计又回到城中央了,赛道明显变窄了,你快不了,也慢不下来,大家都是这速度。后来上网查了查,一小时五十五分钟抵达终点线的人有三百二十个人啊。一分钟之内啊。

十九公里了,半马跟全马分道扬镳了。我看了看,那时全马领跑人是三小时五十五分,半马的领跑人是二小时。原来我跑到了黄区的领跑人这里了。

终于看到二十公里了。赛道越来越窄,两侧沿线加油人群越来越多。居然还有一个地下隧道,里面又黑又暗又湿,明显觉得四肢发冷,跑马拉松居然越跑越冷,唉。还好,还有一公里,还有四百米,。。。还有一百米。Done. 一小时五十五分

一停下来,立马不会走路了,周围全是一拐一拐的人。终点站的另一侧好像也热闹起来了,原来全马的冠军来了。他全马我半马,时间差不多。哈哈。